溪冷

咸鱼兼话废

【酒茨酒】[高中设]The sun goes down.

○这是一个双向暗恋的故事
○欧欧西,欧欧西,欧欧西
○有萤草X山兔,狗晴的成分
○剧情改于现实,如有雷同算我抄你。
○文风有猫饼!!乐色文笔注意
○那么开始吧——↓

  1.
  开学才两星期酒吞就在年级出了名。

  全年级都知道三班有个打架很厉害的红毛叫酒吞。

  酒吞没想搞事的。只是那天午间放学和茨木走在路上,被几个混混堵了。

  鬼知道这个天天黏着他叫挚友的小白脸样的家伙是怎么惹上的这群不伦不类的人。当时茨木看见来人愣了下就扯着酒吞说快走。

  没等酒吞回神几个混混便扑上来。酒吞自然而然地把人一顿胖揍。

  茨木在旁边看得有点呆,说原来挚友你还会打架。

  酒吞虽烦茨木成天的絮絮叨叨却也心一惊。

  ……本大爷在他心里的形象崩了?

  茨木语锋一转,鎏金色瞳中璀璨得快溢出星星:“不愧是挚友!!连打架都那么帅气逼人!!挚友你是如此的……”

  话没能说得下去,茨木猝不及防被人重重撞倒。

2.
  右臂骨折。

  酒吞压着心中的怒火在病床前给茨木削苹果。你说你干什么不好??去惹人家混混??整天傻了吧唧就知道挚友挚友!!现在好了,骨折了,本大爷还要帮你记笔记!!!那么多的笔记!!!!

  茨木眼巴巴地看着苹果被凶残地削得坑坑洼洼。

  “挚友…。”

  “做什么。”

  “摸底考试那会儿我后座的人跟我要答案……我没给他,他说要找人揍我的。”

  茨木宝宝委屈,但茨木宝宝不说。

  酒吞没说话。茨木这次考试年级第一他也不是不知道。年级第一实在太张扬,那人要找茨木好找得很。

  茨木见他没说话,眨巴眨巴眼睛又转了话题,“挚友,你打架很厉害,我想和你打一架。”

  生硬地把苹果塞人嘴里:“不许。”

  茨木啃着苹果闷闷道,挚友,我明天早上就能出院了,医生说我这手臂得吊好几个月。

  这意味着什么?意味着酒吞得帮茨木记好几个月的笔记。

  又是一个梨被拿起,阳光照耀下刀缘跳跃着可怖的光,大块果肉带着皮被利落砍下。

  谁都看得出来这是在拿梨泄火。

  茨木噤声。

3.
  这是茨木吃的第八颗水果了。

  自家父母沉迷Pokemon Go扔下信用卡和一堆吃的不管事。而酒吞与水果的斗争愈演愈烈,终于茨木看到他慈爱地拿起了一颗榴莲。

  不愧是挚友,这么刺的玩意拿在手里脸上都没有一点表情。面对如此棘手的家伙还是如此淡定,举手投足间都透着一股霸气…!!

  ……

  茨木宝宝害怕!!茨木宝宝不要吃榴莲!!

  “挚友,我困。”

  “困就睡了。”

  酒吞原本严肃的眉眼微微舒展,眸子里是深邃看不出感情的蓝。茨木冲人笑笑便糊上被子困觉觉。

  少顷,酒吞手机一阵震动。

  【QQ】[特别关心]红叶:在一起吧

  红叶是酒吞所恋慕的姑娘,酒吞已经追她追了一个月。小姑娘一直是欲拒还迎半推半就的状态,这……?

  酒吞抬眼看向茨木。少年已经睡着,浅金色的阳光轻柔抚上他的脸庞,洒下阴影,又在发间穿梭跳跃出音符,灵动地叮叮当当落进酒吞心间。脑海中一闪而过茨木的笑颜。

  酒吞突然懂了那坠入爱河的人们所说的“心漏跳了一拍”

  喜欢他。

  酒吞回:不用。

  利落地删好友,突然觉得有点可笑。当时对红叶那么热情,被晾在一边的茨木没一句抱怨。

  做什么事身边都有个茨木。排座位时茨木要死要活都要“和挚友坐在一起”,翻墙逃课茨木也“追随挚友的步伐”,坠入低谷时茨木在一旁嚷嚷“振作啊挚友你是我最欣赏的男人”,落魄时的样子都被他看在眼里,恼他凶他都不能阻止他又一次的贴上来,茨木对自己却很难展现落魄或脆弱的一面。

  够倒霉的,上课都得听你无趣的赞词。

  够倒霉的,是你这蠢家伙所欣赏的人。

  够倒霉的,本大爷被你吃得死死的了。

  有把握追到茨木吗。

  酒吞心中突然翻腾上如此的疑问。万一茨木真的对自己,只是欣赏呢。

  自己对他,是喜欢啊。

4.
  茨木喜欢酒吞。

  很久之前,当茨木告诉善解人意温柔可人的邻家姐姐萤草自己喜欢上酒吞这事时,萤草费了很大精力想劝茨木不要吊死在酒吞这棵树上。茨木摇摇毛绒绒的脑袋,我就只吊这棵树,其他的树再怎么样我都不吊。

  劝不回来咋办,帮呗。萤草揉着茨木头发心想手感真好。

  “茨木,你觉得挚友是不是关系特别特别好的?”

  “是。”

  “那两个人关系特别特别好是什么关系?”

  “恋人吧。”

  “懂了?”

  “……啊?”

  偷换概念失败。萤草悻悻说,这么着吧,你先从做他的挚友开始,关系好到一定程度再进一步攻略……

  明明挚友就已经是关系好到一定程度了好吗。

  后来茨木都被自己整日的“挚友挚友”叫得有些洗脑。茨木也真的成了他的挚友。但茨木就是不告白。

  他在害怕,害怕酒吞与自己抱有的不是同样的感情,害怕自己被拒绝,害怕从此两个人形同陌路。

  该怎么办。

5.
  回到教室,分明是上午,教室里却空无一人。

  茨木反应得极快:“喔,今天校运会。挚友你还要比赛的!”语毕拉着酒吞抬脚要跑走。

    却没能跑得起来,被身后的人拉住。清清冷冷的声音传来:“你不准跑。你膝盖上有伤。”

  “可是我想看挚友你比赛。”茨木微怔,明明不大的伤。不过这是被挚友关心了吗。虽不习惯却有些许喜悦。

  “我和你一块过去。”酒吞难得的没有自称大爷。

  “耽误了怎么办?”

  “无妨。”

  二人极度缓慢地往田径场走。茨木突然冒出一句“要是我伤好了那我可以与挚友你打一架吗。”

  酒吞瞪了他一眼。“不可以。你那脑子里都装的些什么?”

  “你。”

  气氛莫名有些暧昧。酒吞的毒舌与刻薄一时不知往哪安放。此时的茨木正很不自觉地看向自己,白色长发略有蓬松地垂下,有几丝落上打了绷带的手臂,本来溢满希冀的一对鎏金色瞳黯淡了下去表达着“心里全是挚友你有错吗跟我来一战吧”。搞得像被自己家暴了一样好吗!

  酒吞不自然地说,跟你打就是了,别这样看着本大爷。

  接着手速极快地按住要欢呼雀跃大放赞词的某人。

  一阵喧闹扰乱耳鼓。只见一位长得很正的小哥挂着金牌风风火火从田径场冲出,后面跟着一个宛如非主流的绿衣壮汉。壮汉边跑边嚎叫:“李白哥哥你跑步的样子好帅啊!!!打架可以增进感情,来啊李白哥哥!!!让我们亲热亲热!!!!”

  要是打起来那小哥还不得被坐死啊。

  看得酒吞虎躯一震。转头与茨木四目相对。

  “……”

  “……”沉默。

  “这么想跟我亲热啊茨木。”

  顿时茨木炸了毛,说不是那样的挚友你别想多。接着硬是用着一只手把酒吞推进了田径场。 “比赛去,挚友加油我很看好你!”

  “好好。”这小子还真是喜欢自己的。

6.
  现在已是平中一姐的萤草霸了看台的一排位置,正给山兔塞大黑兔奶糖,看见远处的茨木便放下糖站起冲人招手:“茨木,这里——!”

  茨木慌慌张张跑过来,萤草刚想问他手臂的伤势,茨木开口就是“怎么办酒吞觉得我想跟他亲热”

  萤草让人坐下,慢条斯理道,你觉得他是理解错了还是怎样?

  “大错特错!不……好像也没错。”

  茨木宝宝纠结,但茨木宝宝不说。

  萤草轻笑,说:“他是你最欣赏的人。也是你关系最好的人。更是你喜欢的人,那么……”

  “白发小哥你就是想上他。”一旁听了他们大半对话的山兔嚼着糖含含糊糊一语道破天机。

  萤草赞许地轻拍山兔脑袋,起身:“机智!!好了你们聊会,我去比赛。”

  山兔看了眼茨木,抓起一把大黑兔奶糖:“要糖吗。”

  “……要。”

7.
  已是下午。

  茨木和山兔一脸呆滞地看着萤草包揽了女子项目的所有金牌。又一脸茫然地看着酒吞将参加的项目的金牌通通拿下。

  “他们是加了buff吗。”

  “行家啊,来尝尝我在小卖部买的大灰兔奶糖。”

8.
  快到傍晚了。

  颁奖仪式开始。校长老爷子清清嗓子:“各位同学,我代表欧洲势力在此宣布平中第n界校运会balabala……”

  茨木和山兔听得眼皮打架快要睡着。突然听见萤草在喊:“山兔茨木!快下来!”墨发的姑娘在看台下冲两人招手,眉眼弯弯笑意肆扬。

  “——来啦!萤草姐姐!”山兔蹦蹦跳跳拉着茨木下来,“要做什么呐?”

  “不可言说喔。”萤草眨眨眼带着两人往主席台走。萤草想让俩人近距离看自己和酒吞被表彰。万一茨木和酒吞目光交错擦出了什么火花……

  然而。

  “balabala……萤草同学和酒吞同学表现极其优秀突出,balabala……在此表彰!!每人奖励超绝可爱马猴飞天小车车一部!!”

  这校长的中二病没救了。

  萤草和酒吞一脸冷漠。推着超绝可爱马猴飞天小自行车从后台离开,却被学生会长晴明拦住。

  “每年获得超绝可爱马猴飞天小车车的同学都要在全校同学面前骑着绕操场两圈的。”晴明很认真地如是说。又补充一句:“带人。”

  一旁的大天狗学长不知怎的黑了脸。

  于是当酒吞/萤草提出要拿超绝可爱马猴飞天小车车载茨木/山兔绕操场两圈时,茨木和山兔不约而同:“?这是做什么???”

  还是同意了。

  夕阳的光辉已不如白天的炽热,大片大片地扑落。不是残阳似血,而是橘红色的太阳,光芒稍稍有些晃眼。被晃得有些失神,酒吞想到茨木的眼睛,像是染了正午阳光的鎏金,又落上了黑夜里明亮的星。

  特别好看。

  “酒吞。”茨木在唤自己。

  “有些话我得说。”……茨木是计较上午的事了?

  “我喜欢你。就是想和你亲热的,那种喜欢。”

  酒吞像是跌入了粉红色的海。他有些恍惚,说不上话,呼吸急促心跳加速,该怎么回,该怎么表达自己的心意,一种奇妙的感觉在心中升腾——感觉不坏。

  “不巧。”终于酒吞开口。而茨木好不容易盈足勇气的心,听见这句话时简直要停跳。酒吞极短的说话间隙,茨木觉得很漫长很漫长,他想到红叶,想到以前,他想回到过去,表白不行,做回挚友可不可以。

  “我也喜欢你。想上的那种喜欢。”

  茨木呆滞。突然反应过来照着人的后背就是一拳:“你要上我???!”

  这当然不能忍啊!就算你是我挚友!这很过分!怎么能你上我!我上你还差不多!

  酒吞少见的笑得不行:“好啊。”

  “感情你忽略我的话是带疑问语气的了!”虽然喜欢的人也喜欢自己这事皆大欢喜。但茨木还是有贞操的。

  茨木宝宝不想被上,茨木宝宝要讲!!

  “怎么?莫不是年级第一,您,要、上、我?”

  “怎么??不能?”

  “不能。”

9.
  萤草和山兔在一旁听着窃笑。

  “这俩人真是耿直呢。”萤草对山兔讲,“我也喜欢你喔,想上的喜欢——”

  山兔脸一红,不知该作什么回答,于是糊了萤草一脸大灰兔奶糖。

  萤草差点没看清路要翻车。

10.
  事后大天狗私下找四人做了解释。

  “这是当时为了泡晴明编出来的。”罪魁祸首一脸纯良。

  “其实蛮好的,不过学长大人,身后。”萤草一手搂了山兔另一手捂嘴轻笑。

  身后俨然是晴明。

  “瞒我这么久,我不爱你了。”被萤草悄咪咪call过来的晴明知晓情况后也不气,说了句玩笑话。

  “昨天你在吃唔昂上可不是这么说的,晴明大人。”

  “常昂?”晴明显然没听清。

  “Bed.”茨木插了一句。

  “……倒也是不说的。走了走了。”晴明转身离开。大天狗打着哈哈跟着晴明离去,“他们真是恩爱非常。”山兔望着俩人说。

  “是啊。”平中腐女大队大队长萤草满足地叹气。继而将目光转向酒吞茨木。

  后来茨木回忆这事时说:“当时萤草她那炽热的目光,让我想到那位边沉迷游戏边问我什么时候能跟酒吞有孩子的亲妈。”

——The End——
超级感谢看到这里的你。XDDD
其实好多细节想要写但时间不够……想要他们牵手想要他们拥抱想要他们来上长长一吻,相信我我放了假就补上【心虚地】
事实告诉我不一次性码完,这文就会变成有生之年系列。
如果有车,超绝可爱马猴飞天小车车你们上吗。【靠】
码字时听的是Megan Nikole的《Glad You Came》和《Summer Forever》,歌词里都有The sun goes down♪

评论(6)

热度(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