溪冷

咸鱼兼话废

厉害了哈哈哈哈哈

一只皮皮沐:

一个大佬亮的p图,毫无ps痕迹,最后一p授权

太能搞事了卧槽😂

以前都是咱自己玩的时候卡,但现在看到我队友卡我忍不住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心疼这个亮亮哈哈哈哈哈哈死的时候也是尬舞一样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哈

曦立亭:

我真的槽完了真的
亮亮太多亮【槽】点了

一时脑洞

○有乱入
○除了微量瑜乔介入,其余无cp向
○屯个脑洞啦,如有雷同算我抄你

1.大天狗英文名是Big Sky Dog.
简称BSD.
没毛病。

2.《文豪野犬》英文名Bungo Stray Dogs,简称BSD.
来呀造作呀!
文豪天狗!!!
异能——羽刃暴风!

3.大天狗和小乔都是那种一挥扇子就能虐死一群的可怕存在。
还一个大一个小,多配不是。
都督:……
晴明低头看了眼手中的扇子:……
妖狐:阿爸,咱可以挥着扇子跳极乐净土!/捏嗓子/想欣赏小生的舞姿吗~
“不用了,你只需要体验一下飞升的感觉。”小乔式冷漠.jpg

4.神乐&源博雅&八百比丘尼好奇晴明为什么要戴帽子。
晴明沉默。
“晴明大人你不会……真的是他们所说的地中海吧。”
晴明摘了帽。
喔!!这耀眼的光芒——!
还真不是秃顶啊。仨人围着发型神似小杰的晴明发出感慨。

5.没了。
不是黑!hhh我爱他们!!/笔芯

【酒茨酒】[高中设]The sun goes down.

○这是一个双向暗恋的故事
○欧欧西,欧欧西,欧欧西
○有萤草X山兔,狗晴的成分
○剧情改于现实,如有雷同算我抄你。
○文风有猫饼!!乐色文笔注意
○那么开始吧——↓

  1.
  开学才两星期酒吞就在年级出了名。

  全年级都知道三班有个打架很厉害的红毛叫酒吞。

  酒吞没想搞事的。只是那天午间放学和茨木走在路上,被几个混混堵了。

  鬼知道这个天天黏着他叫挚友的小白脸样的家伙是怎么惹上的这群不伦不类的人。当时茨木看见来人愣了下就扯着酒吞说快走。

  没等酒吞回神几个混混便扑上来。酒吞自然而然地把人一顿胖揍。

  茨木在旁边看得有点呆,说原来挚友你还会打架。

  酒吞虽烦茨木成天的絮絮叨叨却也心一惊。

  ……本大爷在他心里的形象崩了?

  茨木语锋一转,鎏金色瞳中璀璨得快溢出星星:“不愧是挚友!!连打架都那么帅气逼人!!挚友你是如此的……”

  话没能说得下去,茨木猝不及防被人重重撞倒。

2.
  右臂骨折。

  酒吞压着心中的怒火在病床前给茨木削苹果。你说你干什么不好??去惹人家混混??整天傻了吧唧就知道挚友挚友!!现在好了,骨折了,本大爷还要帮你记笔记!!!那么多的笔记!!!!

  茨木眼巴巴地看着苹果被凶残地削得坑坑洼洼。

  “挚友…。”

  “做什么。”

  “摸底考试那会儿我后座的人跟我要答案……我没给他,他说要找人揍我的。”

  茨木宝宝委屈,但茨木宝宝不说。

  酒吞没说话。茨木这次考试年级第一他也不是不知道。年级第一实在太张扬,那人要找茨木好找得很。

  茨木见他没说话,眨巴眨巴眼睛又转了话题,“挚友,你打架很厉害,我想和你打一架。”

  生硬地把苹果塞人嘴里:“不许。”

  茨木啃着苹果闷闷道,挚友,我明天早上就能出院了,医生说我这手臂得吊好几个月。

  这意味着什么?意味着酒吞得帮茨木记好几个月的笔记。

  又是一个梨被拿起,阳光照耀下刀缘跳跃着可怖的光,大块果肉带着皮被利落砍下。

  谁都看得出来这是在拿梨泄火。

  茨木噤声。

3.
  这是茨木吃的第八颗水果了。

  自家父母沉迷Pokemon Go扔下信用卡和一堆吃的不管事。而酒吞与水果的斗争愈演愈烈,终于茨木看到他慈爱地拿起了一颗榴莲。

  不愧是挚友,这么刺的玩意拿在手里脸上都没有一点表情。面对如此棘手的家伙还是如此淡定,举手投足间都透着一股霸气…!!

  ……

  茨木宝宝害怕!!茨木宝宝不要吃榴莲!!

  “挚友,我困。”

  “困就睡了。”

  酒吞原本严肃的眉眼微微舒展,眸子里是深邃看不出感情的蓝。茨木冲人笑笑便糊上被子困觉觉。

  少顷,酒吞手机一阵震动。

  【QQ】[特别关心]红叶:在一起吧

  红叶是酒吞所恋慕的姑娘,酒吞已经追她追了一个月。小姑娘一直是欲拒还迎半推半就的状态,这……?

  酒吞抬眼看向茨木。少年已经睡着,浅金色的阳光轻柔抚上他的脸庞,洒下阴影,又在发间穿梭跳跃出音符,灵动地叮叮当当落进酒吞心间。脑海中一闪而过茨木的笑颜。

  酒吞突然懂了那坠入爱河的人们所说的“心漏跳了一拍”

  喜欢他。

  酒吞回:不用。

  利落地删好友,突然觉得有点可笑。当时对红叶那么热情,被晾在一边的茨木没一句抱怨。

  做什么事身边都有个茨木。排座位时茨木要死要活都要“和挚友坐在一起”,翻墙逃课茨木也“追随挚友的步伐”,坠入低谷时茨木在一旁嚷嚷“振作啊挚友你是我最欣赏的男人”,落魄时的样子都被他看在眼里,恼他凶他都不能阻止他又一次的贴上来,茨木对自己却很难展现落魄或脆弱的一面。

  够倒霉的,上课都得听你无趣的赞词。

  够倒霉的,是你这蠢家伙所欣赏的人。

  够倒霉的,本大爷被你吃得死死的了。

  有把握追到茨木吗。

  酒吞心中突然翻腾上如此的疑问。万一茨木真的对自己,只是欣赏呢。

  自己对他,是喜欢啊。

4.
  茨木喜欢酒吞。

  很久之前,当茨木告诉善解人意温柔可人的邻家姐姐萤草自己喜欢上酒吞这事时,萤草费了很大精力想劝茨木不要吊死在酒吞这棵树上。茨木摇摇毛绒绒的脑袋,我就只吊这棵树,其他的树再怎么样我都不吊。

  劝不回来咋办,帮呗。萤草揉着茨木头发心想手感真好。

  “茨木,你觉得挚友是不是关系特别特别好的?”

  “是。”

  “那两个人关系特别特别好是什么关系?”

  “恋人吧。”

  “懂了?”

  “……啊?”

  偷换概念失败。萤草悻悻说,这么着吧,你先从做他的挚友开始,关系好到一定程度再进一步攻略……

  明明挚友就已经是关系好到一定程度了好吗。

  后来茨木都被自己整日的“挚友挚友”叫得有些洗脑。茨木也真的成了他的挚友。但茨木就是不告白。

  他在害怕,害怕酒吞与自己抱有的不是同样的感情,害怕自己被拒绝,害怕从此两个人形同陌路。

  该怎么办。

5.
  回到教室,分明是上午,教室里却空无一人。

  茨木反应得极快:“喔,今天校运会。挚友你还要比赛的!”语毕拉着酒吞抬脚要跑走。

    却没能跑得起来,被身后的人拉住。清清冷冷的声音传来:“你不准跑。你膝盖上有伤。”

  “可是我想看挚友你比赛。”茨木微怔,明明不大的伤。不过这是被挚友关心了吗。虽不习惯却有些许喜悦。

  “我和你一块过去。”酒吞难得的没有自称大爷。

  “耽误了怎么办?”

  “无妨。”

  二人极度缓慢地往田径场走。茨木突然冒出一句“要是我伤好了那我可以与挚友你打一架吗。”

  酒吞瞪了他一眼。“不可以。你那脑子里都装的些什么?”

  “你。”

  气氛莫名有些暧昧。酒吞的毒舌与刻薄一时不知往哪安放。此时的茨木正很不自觉地看向自己,白色长发略有蓬松地垂下,有几丝落上打了绷带的手臂,本来溢满希冀的一对鎏金色瞳黯淡了下去表达着“心里全是挚友你有错吗跟我来一战吧”。搞得像被自己家暴了一样好吗!

  酒吞不自然地说,跟你打就是了,别这样看着本大爷。

  接着手速极快地按住要欢呼雀跃大放赞词的某人。

  一阵喧闹扰乱耳鼓。只见一位长得很正的小哥挂着金牌风风火火从田径场冲出,后面跟着一个宛如非主流的绿衣壮汉。壮汉边跑边嚎叫:“李白哥哥你跑步的样子好帅啊!!!打架可以增进感情,来啊李白哥哥!!!让我们亲热亲热!!!!”

  要是打起来那小哥还不得被坐死啊。

  看得酒吞虎躯一震。转头与茨木四目相对。

  “……”

  “……”沉默。

  “这么想跟我亲热啊茨木。”

  顿时茨木炸了毛,说不是那样的挚友你别想多。接着硬是用着一只手把酒吞推进了田径场。 “比赛去,挚友加油我很看好你!”

  “好好。”这小子还真是喜欢自己的。

6.
  现在已是平中一姐的萤草霸了看台的一排位置,正给山兔塞大黑兔奶糖,看见远处的茨木便放下糖站起冲人招手:“茨木,这里——!”

  茨木慌慌张张跑过来,萤草刚想问他手臂的伤势,茨木开口就是“怎么办酒吞觉得我想跟他亲热”

  萤草让人坐下,慢条斯理道,你觉得他是理解错了还是怎样?

  “大错特错!不……好像也没错。”

  茨木宝宝纠结,但茨木宝宝不说。

  萤草轻笑,说:“他是你最欣赏的人。也是你关系最好的人。更是你喜欢的人,那么……”

  “白发小哥你就是想上他。”一旁听了他们大半对话的山兔嚼着糖含含糊糊一语道破天机。

  萤草赞许地轻拍山兔脑袋,起身:“机智!!好了你们聊会,我去比赛。”

  山兔看了眼茨木,抓起一把大黑兔奶糖:“要糖吗。”

  “……要。”

7.
  已是下午。

  茨木和山兔一脸呆滞地看着萤草包揽了女子项目的所有金牌。又一脸茫然地看着酒吞将参加的项目的金牌通通拿下。

  “他们是加了buff吗。”

  “行家啊,来尝尝我在小卖部买的大灰兔奶糖。”

8.
  快到傍晚了。

  颁奖仪式开始。校长老爷子清清嗓子:“各位同学,我代表欧洲势力在此宣布平中第n界校运会balabala……”

  茨木和山兔听得眼皮打架快要睡着。突然听见萤草在喊:“山兔茨木!快下来!”墨发的姑娘在看台下冲两人招手,眉眼弯弯笑意肆扬。

  “——来啦!萤草姐姐!”山兔蹦蹦跳跳拉着茨木下来,“要做什么呐?”

  “不可言说喔。”萤草眨眨眼带着两人往主席台走。萤草想让俩人近距离看自己和酒吞被表彰。万一茨木和酒吞目光交错擦出了什么火花……

  然而。

  “balabala……萤草同学和酒吞同学表现极其优秀突出,balabala……在此表彰!!每人奖励超绝可爱马猴飞天小车车一部!!”

  这校长的中二病没救了。

  萤草和酒吞一脸冷漠。推着超绝可爱马猴飞天小自行车从后台离开,却被学生会长晴明拦住。

  “每年获得超绝可爱马猴飞天小车车的同学都要在全校同学面前骑着绕操场两圈的。”晴明很认真地如是说。又补充一句:“带人。”

  一旁的大天狗学长不知怎的黑了脸。

  于是当酒吞/萤草提出要拿超绝可爱马猴飞天小车车载茨木/山兔绕操场两圈时,茨木和山兔不约而同:“?这是做什么???”

  还是同意了。

  夕阳的光辉已不如白天的炽热,大片大片地扑落。不是残阳似血,而是橘红色的太阳,光芒稍稍有些晃眼。被晃得有些失神,酒吞想到茨木的眼睛,像是染了正午阳光的鎏金,又落上了黑夜里明亮的星。

  特别好看。

  “酒吞。”茨木在唤自己。

  “有些话我得说。”……茨木是计较上午的事了?

  “我喜欢你。就是想和你亲热的,那种喜欢。”

  酒吞像是跌入了粉红色的海。他有些恍惚,说不上话,呼吸急促心跳加速,该怎么回,该怎么表达自己的心意,一种奇妙的感觉在心中升腾——感觉不坏。

  “不巧。”终于酒吞开口。而茨木好不容易盈足勇气的心,听见这句话时简直要停跳。酒吞极短的说话间隙,茨木觉得很漫长很漫长,他想到红叶,想到以前,他想回到过去,表白不行,做回挚友可不可以。

  “我也喜欢你。想上的那种喜欢。”

  茨木呆滞。突然反应过来照着人的后背就是一拳:“你要上我???!”

  这当然不能忍啊!就算你是我挚友!这很过分!怎么能你上我!我上你还差不多!

  酒吞少见的笑得不行:“好啊。”

  “感情你忽略我的话是带疑问语气的了!”虽然喜欢的人也喜欢自己这事皆大欢喜。但茨木还是有贞操的。

  茨木宝宝不想被上,茨木宝宝要讲!!

  “怎么?莫不是年级第一,您,要、上、我?”

  “怎么??不能?”

  “不能。”

9.
  萤草和山兔在一旁听着窃笑。

  “这俩人真是耿直呢。”萤草对山兔讲,“我也喜欢你喔,想上的喜欢——”

  山兔脸一红,不知该作什么回答,于是糊了萤草一脸大灰兔奶糖。

  萤草差点没看清路要翻车。

10.
  事后大天狗私下找四人做了解释。

  “这是当时为了泡晴明编出来的。”罪魁祸首一脸纯良。

  “其实蛮好的,不过学长大人,身后。”萤草一手搂了山兔另一手捂嘴轻笑。

  身后俨然是晴明。

  “瞒我这么久,我不爱你了。”被萤草悄咪咪call过来的晴明知晓情况后也不气,说了句玩笑话。

  “昨天你在吃唔昂上可不是这么说的,晴明大人。”

  “常昂?”晴明显然没听清。

  “Bed.”茨木插了一句。

  “……倒也是不说的。走了走了。”晴明转身离开。大天狗打着哈哈跟着晴明离去,“他们真是恩爱非常。”山兔望着俩人说。

  “是啊。”平中腐女大队大队长萤草满足地叹气。继而将目光转向酒吞茨木。

  后来茨木回忆这事时说:“当时萤草她那炽热的目光,让我想到那位边沉迷游戏边问我什么时候能跟酒吞有孩子的亲妈。”

——The End——
超级感谢看到这里的你。XDDD
其实好多细节想要写但时间不够……想要他们牵手想要他们拥抱想要他们来上长长一吻,相信我我放了假就补上【心虚地】
事实告诉我不一次性码完,这文就会变成有生之年系列。
如果有车,超绝可爱马猴飞天小车车你们上吗。【靠】
码字时听的是Megan Nikole的《Glad You Came》和《Summer Forever》,歌词里都有The sun goes down♪

【工资分你一半】

咳听错歌词后我就管不住我要改词的手了。
#改歌词
#原曲 花儿乐队《果汁分你一半》
#假装很正经



工资分你一半

词:狄仁杰 元芳
曲:高渐离 蔡文姬 庄周
唱:狄仁杰 元芳

/元芳/
我要那个那个那个那个那个那个那个啊
/狄仁杰/
你要那个那个那个那个那个那个那个啊
/元芳/
月亮弯弯 绵绵绵绵缠缠
/狄仁杰/
工资分你一半 爱相互分担
/合/
长路慢慢磕磕磕磕拌拌
/元芳/
工资分我一半
爱相互扶缠
今晚的我没伴
也会想到浪漫
你工资分我一半
我也叫你买单
谁跟谁别细算
你工资分我一半
/狄仁杰/
偶尔我也会烦
脸色说翻就翻
我工资分你一半
就算怎么艰难也要保持乐观
我工资分你一半
/合/
月亮弯弯 绵绵绵绵缠缠
/狄仁杰/
工资分你一半 爱相互分担~~
/合/
长路慢慢磕磕磕磕拌拌
/狄仁杰/
工资分你一半 爱相互扶搀
/元芳/
我要那个那个那个那个那个那个那个啊
/狄仁杰/
你要那个那个那个那个那个那个那个啊
当喜欢上自然 一个眼神交换 我工资分你一半
我吃饭你刷碗 不是我要偷懒 我工资分你一半
偶尔你也会乱 发脾气不敢惯 我工资分你一半
想念像么空谈 念我阴魂不散 我工资分你一半
/合/
月亮弯弯 绵绵绵绵缠缠
/狄仁杰/
工资分你一半 爱相互分担~~
/合/
长路慢慢 磕磕磕磕拌拌
/狄仁杰/
工资分你一半 爱相互扶搀
/元芳/
我要那个那个那个那个那个那个那个啊
/狄仁杰/
你要那个那个那个那个那个那个那个啊
/元芳/
我要那个那个那个那个那个那个那个啊
/狄仁杰/
你要那个那个那个那个那个那个那个啊
/元芳/
月亮弯弯 绵绵绵绵缠缠
/狄仁杰/
工资分你一半 爱相互分担
/合/
长路慢慢磕磕磕磕拌拌
/狄仁杰/
工资分你一半 爱相互扶搀
/元芳/
月亮弯弯 绵绵绵绵缠缠
/狄仁杰/
工资分你一半 爱相互分担
/合/
长路慢慢磕磕磕磕拌拌
/狄仁杰/
工资分你一半 爱相互扶搀
/庄周/
啦啦…咳错了那那那那那那那那那那那那那那那那~~
那那那那那那那那那那那那那那那那那那那那那

【酒鱼】鱼亡深海(一

#学院王者
#庄周lithromantic性向
#OOC及辣鸡文笔

九月。

太阳的光芒已不如七月那般耀眼炙热,日光柔和地笼着整个校园使其带上饱满的璀金色。正值开学,校园闹闹嚷嚷,声响交织与浅阳汇成大幅序曲,直教人困意上腾。

庄周拉着行李箱悠悠地往宿舍走,一头不经意打理的绿发与一身黑白搭配在嘈杂人流中很是显眼。

“哎庄周!看见大小姐了也不客套一下吗!!”庄周肩上陡然一沉,回头瞧见笑颜盈盈的孙尚香。

“孙大小姐,庄某这可是在往男生宿舍走啊——您是要去那里做什么吗?”庄周笑同老友打趣,孙大小姐头一昂直对他目光:“本小姐去看自家男朋友!”

天…她也脱单了吗……庄周作出兴趣缺缺的样子:“你找到男朋友了还这么凶,也不怕人家不要你…"话没说完就被孙小姐一个栗爆堵了回去:“倒是你怎么还不找个男朋友?嗯???Lithromantic又不能绝对地阻挡你的爱情!!”

“孙大小姐我们重点不在男朋友和lithromantic……”“你别讲!”“好…”

“毕竟大小姐我觉着你蛮受的。庄周你考虑下找个攻呗?”孙尚香走在了庄周前面,庄周看不到她的表情。庄周撇撇嘴想反驳,但最后说出的却是“孙大小姐不要说笑啊?”

“没说笑。庄周你的身材多诱啊!你之后别像今天这样穿得松松垮垮的,那么好的身材小攻就看不到了。”“……”光天化日之下孙小姐你不要这样??

孙尚香一句“到宿舍楼了”将庄周思考了整整8秒钟不多也不少的呼之欲出的言语尽数打乱。自己是被这大小姐坑得死死的了,庄周稍稍心疼了下自己。“你的那位在…?”

“211。庄周你宿舍在哪?”“我在212。”“蛮巧。”“是。”“大小姐我赏脸,先去你宿舍晃一圈。”“……好好。”

推开门,庄周的三位室友都在,而且其中两位正在深吻。

庄周一怔,接着身后的孙尚香就来了一脚:“堵在门口做什么!”三位室友一惊,齐齐目光凝视在门口。庄周委委屈屈进去了。孙尚香也跟着进去,于是孙大小姐恰巧看见了两位刚刚被打搅的同志一吻再吻。

孙尚香当时就摔门去了对面211。

庄周内心:你之前还怂恿我搞基的啊大小姐!!!

倚在床上玩手机的那位室友低头问庄周:“嘿,刚刚是位姑娘?你认识?”

“是,我认识。”庄周尽力不去看吻得深切的另外两位,“你好,我是庄周,接下来几年多多指教。”

“啊你好你好,我是李白,那两位是韩信和周瑜。之后也请多多指教啦。”李白笑得纯良。

有很多的话想讲,却又欲说还休。

不过庄周特想讴歌李白是他今生遇到的最正常的一个人。

—————————————
我又在乱写东西了,下次再开个论坛体的坑bu

顺便帮宣个语c群【这人】:528937033

【灵异】王者荣耀的诡异事件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猝不及防

北顾离:

看到最近列表都遇见这种事,我也来说说我昨天晚上的事。


听我一个同学说晚上上分比较容易嘛,我就拉了一伙人一起去,时间大概在0:03左右。


我们这边是元芳刘备周瑜蔡文姬典韦,对面曹操鲁班关羽猴子庄周。


对面的名字都是一堆乱码很奇怪,而且对面五个人都有一个叫血色之夜的皮肤很吓人,整个角色血红血红的我们这边估计感觉有点不对劲了,一开始我们典韦就叫了开语音,五个人里除了我和典韦其他都是妹子我们也就留了个心眼该怎么打怎么打。


刚出泉水整个地图的画风就变了跟对面的皮肤一样,血红色的一片,我们出去的小兵变成了灰色,塔变成了暗红,对面的塔变成了那种特别艳的红。


我元芳嘛,和蔡文姬走了上路,一开始买了把匕首,随便点开了那个可以看杀了几个人的表,看见对方清一色的出装阴暗短刀,我看着好奇就点开商店看见有个叫炽热蝶刀也不贵我就买了,花了20块。


到了他们塔门口一个小兵打了我一下,我的血条变成灰色了……然后我就发现我的攻击无效了……


对面的荆轲在频道里发了个你们出不去了。典韦在那里狂吼说我们快退,我按home,待机都没用,把手机电池脱了也没用,还是在游戏界面。


这时对面的庄周a了我一下我直接跪掉了……看到频道里出现了一个李元芳生命×1根本看不懂……


我收拾了一下心情想去打龙,路过中路的时候看见对面猴子在打我们中路周瑜,周瑜快死了交了个闪现想逃掉,那个猴子突然身边出现一堆红色的雾,音效也是诡异的笑声,莫名其妙的出现了宫本的大招打死了我们的周瑜。频道里出现周瑜生命×1。


这时候我们蔡文姬也买了把炽热蝶刀,招呼我去打龙,我和他一打到龙,龙就变成了一只烤鸡!隔着屏幕都能闻到一股香味,对面五个朝这里冲过来,每个人的武器都变成了一只黄焖鸡,曹操和荆轲的是辣的,关羽是孜然的,猴子是五香的。我和蔡文姬很紧张,而且看起来我只剩一条命了,这时候周瑜典韦和刘备开始疯狂推塔,没一会就推到了水晶可是水晶一直打不动,我们这里的刘备骂了一句,跑过来支援我们,10个人到齐了,周瑜不知道我什么在空地放了个火,关羽下马把他的驴扔进了火里!庄周刚想把鲲也塞进去,突然从草丛里窜出一个韩信偷走了鲲!


我所有的技能图标都变成了吃,我颤抖的点了一下,我的李元芳开始吃烤鸡了!我们这边的人也开始一起吃,吃完烤鸡吃烤驴,对面就围着我们跳舞,我们吃完驴的一瞬间整个屏幕都变正常了,对面的皮肤也没了,地图画风也对了,小兵也正常了,就是塔变成了酱鸭,然后对面的水晶也破了……


在后来我也一直找不到这次的战绩和数据……


顺带一提,烤鸡和黄焖鸡真香,看的我大半夜都饿死了。